一名企業家被槍殺在手扶梯隧道中,現場沒有任何人看見兇手開槍,這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犯罪……
歐洲最大的手扶梯啟用了,中間有一段構造是隧道式;就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市政府決定關閉手扶梯,就在關閉前夕,兩名遊客皆連被槍殺在隧道內,但沒有任何人看見兇手開槍。一名吉普賽人預言企業家Charpie也會死在手扶梯隧道內,Charpie不信邪,帶了兩名警察、三名家屬進入隧道內,隧道兩端都有其他警察看守,Charpie等人進入隧道前,裡頭沒有任何人躲藏,整個隧道更是沒有機關或密道的存在。就在Charpie於隧道內搭乘手扶梯半途,轟然一響,企業家應聲倒下,胸口多了一個彈孔……其他五名目擊者互相作證,沒有任何人看見有人開槍,看守的警察也發誓沒有其他人出入隧道。在形同密室的隧道內,兇手如何化為隱形人,怎麼行兇?
 
又是一篇不可能的犯罪的佳作,我仍然看不出真相,直到最後一個段落,恍然大悟:多麼巧妙又簡單的手法!除了手法精妙之外,我發現Halter滿喜歡運用「敘述性詭計」,這種敘述性詭計與日本推理小說的方式相當不同,礙於會洩露劇情,此處不擬分析。只能說雖然這個敘述性的盲點在本篇並非重點,但至少在接連閱讀幾個短篇之後,可以察覺Hlater喜歡使用這種敘述盲點的手法。
 
本篇的謎題可說是「被害者在眾目睽睽下被殺害,沒有人看見兇手」,這是卡爾相當喜愛的一個題材,《歪曲的樞紐》、Papa La-basCaptain Cut-Throat都是這種謎團,現在Halter在短篇中挑戰這個謎團,並且有出色的表現。此篇曾經刊登在EQMM上。

 

創作者介紹

織夢行雲

neoelle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