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惡狼之夜〉(
The Night of the Wolf)正是本短篇集的標題作,另一篇震撼人心的傑作短篇,曾刊登於EQMM。我只能說,這是一篇天才的傑作。

故事敘述一名隱士於大雪之夜被發現陳屍於林中小屋,身上佈滿爪痕,背上插著一把匕首;小屋四周雪地無痕,只除了一排狼的腳印。從所有狀況看來,兇手只可能是狼人!

 

這是一篇結合狼人傳說極為成功的推理作品,HalterCarr一樣,善於將詭異恐怖的傳說結合進推理小說,Carr的《耳語之人》處理吸血鬼,本篇則是狼人。關於狼人的題材,台灣推理作家既晴也有寫過一篇〈月與人狼〉,這篇有收錄於最近於網路上販賣的《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傑作選》,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買來閱讀。在這裡要特別強調,在讀完Halter這篇〈惡狼之夜〉後,我才發現「人狼」與「狼人」必須小心區隔使用,為什麼呢?因為牽扯到謎底,我就不多言。

 

這一篇的謎題是兇手如何不留腳印離開雪地?因為讀者很清楚,我們讀的是推理小說,兇手不可能是狼人,因此關於雪地的腳印必定要有個合理解釋。Halter給的解答十分巧妙,但令我驚訝的是,這個腳印詭計並不是這篇小說的重點,也不是這篇小說最傑出的意外真相。該怎麼說呢?推理小說讀者一定很熟悉所謂「最後一行的意外性」,意指把故事的爆點隱藏至全篇最後一行(或者最後幾行)才揭露,著名的例子有東野圭吾的《綁架遊戲》、我孫子武丸的《殺戮之病》、藍霄先生的《錯置體》等等,而〈惡狼之夜〉也是這樣的作品。當故事中偵探解開腳印詭計之後,我以為已經要結束了,但對於最後的敘述正感到疑惑之際,整篇小說最後三句話讓我的心情整個變了調。在讀完最後三句話之後,我愣在當場,訝異了好久。我腦袋中浮現出歌野晶午那本《櫻樹抽芽時,想你》的廣告宣傳詞:「令人啞然的逆轉結局」!反芻好久之後,我再回想整個故事的所有細節,只能說,這個故事的設計真的是太巧妙了!短短的三句話竟然推翻了之前偵探給的解答,給出一個完完全全超乎想像的不同解釋,而且這個解釋是開放性的,更巧妙的是,Halter完全顛覆了我們對於狼人的想法,而這個顛覆,與整篇小說的推理佈局緊緊扣在一起。

 

這篇小說最精采的詭計不是消失的腳印,再講下去就要洩底了。我只能說,本篇的技巧讓我歎服了好久,每次回想起來都要再驚歎一次。

 

借用英譯者John Pugmire的話來做結束,這是最好的註腳he (Halter) is out to challenge your reason. He wants to baffle, bamboozle, bemuse and bewilder you. The reader is warn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oellery 的頭像
neoellery

織夢行雲

neoell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