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冷言

出版社:白象文化

 

在推理作家李柏青先生的網誌上讀到,他認為《上帝禁區》是台灣推理長篇小說至今寫得最好的一本,我幾乎完全同意這句話,以本格推理的完成度與瑕疵短少度來講,我覺得最好的是《上帝禁區》、《光與影》。

很久以前寫過一篇上帝禁區的評論,但檔案遺失了,只好依照記憶簡短地重寫。冷言的小說懸疑性、可讀性或故事性一向都很足夠,能夠吸引人一路讀下去。依照他本人所言,他的文字運用都經過字斟句酌,贅字贅述都不能出現,一定做到最能讓讀者順暢閱讀的狀態,這應該是冷言小說可讀性高的一個重要原因。

 

另一個優點,我想作者的雄心大志很成功:結合橫溝正史與綾十行人。不管是詭計的運用還是情節的安排,我都挑不到瑕疵,作者寫長篇推理小說的功力已經很純熟,應該這麼說,冷言「懂」怎麼寫長篇推理小說(很多作者不懂,但還是寫出來了)。

 

本書最讓我激賞的是以手記方式融合複製人的設定。這裡不但有著讓人分不清現實與科幻的氣氛營造,還與詭計緊緊結合在一起,給出分屍案的可能解釋。這部份的設計應該是本書的精髓。

 

要挑這本書的毛病的話,我只雞蛋裡挑骨頭提出兩點。第一,密室實在太薄弱,我覺得作者有心想將密室的謎題放進小說中,雖然只是陪襯,但解答的質量不免令人失望,這在《鎧甲館事件》也是同樣的情形。以作者在設計不可能犯罪的功力而言,似乎還有再挑戰的空間。第二,看得出來梁羽冰在故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相信作者是希望這名角色令人印象深刻的,但我認為,這名角色的刻畫並沒有很成功,以至於印象深刻的目的並沒有達成。其實,要讓女性角色在故事中達到鮮明並難忘的效果並不難,不知為何,我很想舉兩個例子,有玩過《軒轅劍外傳──天之痕》跟《聖女之歌》的人,一定都很難將拓拔玉兒跟茱兒這兩個女性角色從記憶中抹滅,而,這兩個角色竟然還只是配角,不是主角。角色刻畫在本格推理中向來不是重點,甚至可以忽略,但我想對於主角的刻畫,或許還是需要費點心思。

 

最後,依照我個人觀感,《上帝禁區》是足以留名台灣推理小說史的傑作,水準之高完全不輸給外國作品,以這本小說的水準參加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我想能進入前三名殆無疑義。希望冷言老師繼續寫出精采的作品,讀者們都在期待呢。

 

創作者介紹

織夢行雲

neoelle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