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網友傷痕的《雨夜莊謀殺案》讀後感,獲得作者同意轉載。

《雨夜莊謀殺案》──或許只是開端/傷痕
  花了不到兩個小時,就很流暢的看完了這部作品。之前總是被圈裏的朋友神秘的推薦著。最近因為雜事太多,也很久沒有看書。即使看了,也沒有太有感覺的作品。恰好最近震撼到我的作品,居然都是原創的,包括臺灣的和大陸的。
  從網上抄下一段作者的簡介。
  林斯諺,(1983年— ),生於臺灣嘉義縣新港鄉,臺灣新生代的代表性推理作家,因其品質俱精的作品而迅速在臺灣推理界竄紅。作品特色為文筆華美、注重故事的邏輯性、謎團的複雜度與意外性,恪守古典推理典範卻又時常有創新嘗試。於2003年以〈霧影莊殺人事件〉拿下第一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佳作(首獎從缺),來年以〈羽球場的亡靈〉拿下第二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首獎。〈羽球場的亡靈〉被改編為學生同名電影,於2007年5月於臺北誠品信義店放映。喜歡推理小說勝於一切文類。認為人生最重要的三種感情是親情、愛情、友情,三者缺一不可。活躍于推理圈,常於《推理雜誌》、《野葡萄文學志》發表推理小說。是新世代中最讓人期待的推理作家。
  以上字數皆為剽竊,嘿嘿。讓大家宏觀上對林斯諺同學有一個宏觀的瞭解。
  長久以前,大陸和臺灣的圈子聯繫看似不緊密,卻息息相關。最早既晴的台大電機推理論壇是我們大陸第一代評論者成長養料的重要來源,接著是遍地開花的blog,恐怖的人狼城以及Blue的推理文學院。臺灣推理的譯介在持續的走高,而台版推理也從遙遠的虛無,漸漸成為我們身邊不可缺少的東西。(雖然還是很昂貴……)
  當然,隨著經典作品的不斷出版,本地的推理創作欲望自然水漲船高。大陸近幾年來的原創作品層次有了飛躍一般的提高,臺灣則稍早一些。余心樂,甚至更早的林佛兒,我們並不熟悉,所以不再多說了。同期成長著的,很熟悉的既晴、藍霄、冷言、淩徹等等,都是對推理小說理解極深的評論、理念、翻譯、寫作多能的推理全才,而筆下的作品水準也不凡。
  推理小說的寫作其實不該出現所謂道路的區分,雖然推理小說一直存在這樣的爭吵。類型文學永遠都無法擺脫何謂主流或者應該由誰來修飾誰的辯論。當然,這不是關鍵。即使是獨食一類小說的讀者,依然會發現有適合他們的作家,原創作家。因為他們也是通過那樣專注的過程而開始嘗試,並寫出自己的作品。
  《魔法妄想症》曾經讓我震撼不已,那種完全不同於本土推理的高度,行文方式以及故事情節,活脫脫就是新本格作品。這可以說是一次跳出自身的全面徹底而成功的嘗試。《魔法妄想症》也毫無疑問是臺灣本土推理創作的里程碑。
  而《雨夜莊謀殺案》則應該可以說是另一塊里程碑。
  《魔法妄想症》的故事頗有些《占星術殺人魔法》鬱鬱不得志的開端,但對於臺灣本土創作可謂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同時,大陸的新本格出版以及台版的流行(特別是島田莊司),使得大陸原創性的作品也開始受到影響。宏大華麗的謎團,敍述性詭計,亦幻亦真的設定,有些怪異的神探,等等,這些並非新本格所特有,但卻像符號一樣,鐫刻入心的推理創作理念中。不管是日本,還是中國的臺灣和大陸,有人開始體會,開始研究,開始去嘗試,也湧現了許多驚人的創意,而有些傢伙,就在我們身邊。
  就像一陣旋風,席捲了整個創作界,有些東西,未來肯定會研究會分析會理解,會弄明白。
  拿《魔法妄想症》來相比,並不僅僅是因為這是一部偉大的標誌性作品,更因為這它跟《雨夜莊》一樣,都標誌著能夠嘗試做到的印象中幾乎做不到的事,達到很難達到的高度,以及能夠跨越的最大的距離。如果說《魔法妄想症》標誌著本土原創推理至少有能力去嘗試達到這樣類型高度的作品,那麼《雨夜莊》則標誌著,用NBA常說的一句話來概括就是,天空才是極限。
  剛開始閱讀的時候,就會覺得《雨夜莊》是一部題材很熟悉(甚至有些爛熟)的作品,什麼題材呢?當然是暴風雪山莊了。記得有人說過作者的文筆非常優美,感覺確實比較流暢,但也並非那麼突出。相反,作者努力的想要塑造人物內心的矛盾,卻有些無力,這應該歸咎于作者的年輕,並不是壞事。
  隨著一個個密室的出現,我又找回了很久不見的那種不可能感。其實密室對於我來說,能夠造成不可能感的情況已經很罕見了。因為讀過的密室實在太多,有自信不管什麼樣的密室都能夠提出3種以上的解答,但這裏的前三個密室居然完全沒有一點頭緒。因為很簡單,作者明明白白告訴你是密室,有人監視,門栓著,不到幾秒鐘,人就死在裏面,還被斬首,兇手卻消失了。這簡直是見鬼了……帶著狐疑繼續讀下去,一個接著一個的密室讓人覺得作者幾乎不可能合理的解答,直到模式化的出現了某種東西,接著是偵探的解答。
  看前我可是抱著相當高的期待。而即使這種期待,也沒有落空。
  聽到偵探最終吐出的那幾個字,我忽然腦中一片空白,接著閃過的感覺是:
  作者,你沒搞笑吧?(事後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接下來回憶起整部作品,才發現作者幾乎可以說是早就做好了準備。
  其實我很想拿某些詭計類型作為比較,甚至想進行洩底的討論,因為確實不吐不快。
  不過還是算了,職業道德啊。
  負責任的說,光是這個詭計,就可以值回書錢……
  但同時又不得不提醒一下,看著這個詭計,想問作者是不是搞笑的讀者,也肯定同樣存在。
  我只能說,雖然乍一看到覺得有些硬,有些不公平。但細想就發現,實在太合理了,太驚人了。
  我與林斯諺只聊過一次天,根本算不上聊天了,因為那只是互相加對方MSN時候的問候語,我說了一句:我很喜歡他的作品,XXXX,他回了我一句:久仰大名,XXXX。其實可能我們都說了謊,哈哈。
  我那個時候還未閱讀過他的作品,-__-#,於是總是隱身,決定等看完他的作品再找他嘮嗑。他大我一歲,跟我說起來算是同齡人了。這樣,同齡人中有人寫出這樣的作品,還是著實令人感到非常驚訝的。(說來最近真是驚喜不斷)
  這樣的詭計類型總是帶有那麼一點點爭議性的,卻可以完全的將得到真相那一刹那的休克感發揮到了最強。作者的佈局功力隱藏在暴風雪山莊的老式架構下,卻讓作品有著幾乎完全不同的核心。是詭計使得作品稱為完全統一的整體。
  而更要命的是,你會發現自己曾經想到過了那東西,只是沒有深入進去。也曾經在不同的地方不止一次的看到過。甚至在作品中還有了足夠的提示,只要你敢於去想像。
  所以我很喜歡綾辻行人評價麻耶雄嵩的那句話(雖然我不是一位推理小說作家):自己沒能寫出這樣的傑作,為這事我非常懊悔。
  就像心理學專家評價評價神探阿蒙的那句話一樣:整個屋子裏站著十幾位偵探,只有他一個人感覺到電腦椅子被調矮了。
  能做到《魔術師》那樣,已經很了不起。那麼如果能夠做到《電鋸驚魂1》那種層次,就需要在某方面達到登峰造極了。
  很驚喜能夠看到這樣的作品。
  以前我總覺得經典是看不完的,但現在我卻愈發的覺得:如果想看到令人驚喜的作品,未來的臺灣和大陸會滿足我。
  幾年前我絕對說不出這種話,但現在我可以滿懷信心的憧憬著。
  那種能力、信仰和努力,就像火炬一樣傳遞著,最終會來到我們身邊,彙聚成一股可以改變所有舊面貌的偉大的力量。
  很遠的林斯諺們,日本新人們,到身邊的推理作者們,也許多少年都沒敢想過的事情,沒敢想過的優秀的作品,居然這麼快的來到了我們身邊。
  還有許多也許五年後才能夠說出口的話,就等到以後再說吧。
  即使只有老土的暴風雪山莊,老土的情節,老土的密室,老土的人物們,一樣能夠讓你驚掉下巴。(當然這個模式可能是最適合這個詭計的)
  當然,基礎可是非常扎實哦。大家可知道,林斯諺的網名是ellery哦。任何優秀的作家都不可能脫離那個過程,那個真心喜歡著,並為此努力的過程。
  本想在胡謅一段原創之類的,想像自己還是別老生常談的,再談下去就熟悉的可以背出來了,日後也會變成怨婦的版本。沒有人知道明天會如何,而我們必須明確我們所能做的只有兩件事,那就是:
  相信著,並努力著。
  這部優秀的《雨夜莊謀殺案》,詭計和想像力以及整體架構非常的驚人,同時還存在這一些無法回避的問題,以及一些需要進步的地方。
  然而《雨夜莊謀殺案》只是林斯諺目前的幾部作品之一,而他現在只有25歲,25歲,是一個令人遐想的年齡。
  25歲的島田莊司還在武藏野美術大學學習商業設計課程,25歲的約翰•迪克森•卡爾,寫出了一部犯了所有能犯錯誤的並不完美卻標誌著他橫空出世的處女作《夜行》,25歲的克利斯蒂,剛從護士生涯中學到了各種毒藥的知識,還沒有來得及使用,25歲的柯南道爾,正在開始寫第一部小說……
  或許這只是開端。
  高興、欣慰同時也有壓力的發現自己,
  正在成為越來越多的同齡人的書迷。
  並且驚喜的經歷著他們的成長和進步。
  這,總能代表一些我們這個時代的躁動和不安吧……
  還有那不期而至的驚喜。
  所以,林斯諺同學,請繼續努力吧。
  我也會一直閱讀你的作品,請務必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oellery 的頭像
neoellery

織夢行雲

neoell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