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推理之趣——《尼河魅影之》推薦序          

by杜撰(推理作家/圖書編輯)


 

推理小說這個類型文學,往往和犯罪事件聯繫在一起,就像武俠小說總會和武術扯上關係一樣。1841年愛德格·愛倫·坡發表的舉世公認的第一篇推理小說《莫格街謀殺案》即是一個血淋淋的謀殺故事。在綁架、搶劫、詐騙、偷竊、強暴、謀殺等種種犯罪種類中,謀殺尤受作家們的青睞,以至於美國推理小說家范·達因在他的推理小說“二十準則”中專門指出:

“推理小說中通常會出現屍體,屍體所顯露的疑點愈多愈妙。缺乏兇殺的犯罪太單薄,分量太不足了,為一樁如此平凡的犯罪寫上三百頁也未免太小題大做了。畢竟,讀者所耗費的時間精力必須獲得回饋。美國人本質上比較富於人性,因此,一樁兇狠的謀殺案會激起他們的報復之念和恐懼心理,他們希望殺人者受到法律制裁。所以,當一個‘惡毒’ 的謀殺案發生時,再溫厚的讀者都會懷抱滿腔正義熱忱地來追捕兇手。”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呢?這是因為在范·達因之前的時代,推理小說往往以短篇為主,作者沒有支撐龐大篇幅的壓力,因此可以自由使用各種謎團。可是當推理小說不可避免地邁入長篇時代時,以謀殺為代表的暴力犯罪因其本身所具有的刺激性,遂被小說家們大量使用——范·達因的十二部推理小說便無一不以“某某殺人事件”(The XX Murder Case)來命名。

推理小說發展至今,已經有近兩百年的歷史了,各種各樣的犯罪事件幾乎已經被小說家們寫遍了。隨著新本格的浪潮,誕生了一派幾乎與犯罪事件“絕緣”的推理小說,這一類的推理小說便被稱之為“日常推理”或是“日常之謎”。

1988年日本創元社開始出版“鯰川哲也與十三個謎”的推理叢書。翌年該叢書中有一本名為《空中飛馬》的短篇連作集,這部作品以一位元十九歲的女大學生作為敍述者,講述了“我”生活中遇見的各種謎團,所有謎團皆與犯罪無關。這部《空中飛馬》可謂日常之謎的濫觴之作,作者北村薰亦成為這一領域的代表作家。除了北村薰以外,在日本以創作日常之謎著稱的作家還有若竹七海、加納朋子、倉知淳等人。

反觀華文推理,雖沒有一位以“日常之謎”著稱的作家,但亦有不少嘗試之作。在這些邁出嘗試步伐的作家中,幅度最大的非林斯諺莫屬——2005年他出版的第一部長篇推理小說《尼羅河魅影之謎》即是一部沒有謀殺的日常之謎小說。

 

身為大學教師的哲學家偵探林若平接到一封神秘來信,一個自稱斯芬克斯的人邀請他參加一個埃及尼羅河之旅的旅行團,並預言如果林若平在限期內無法解決自己布下的謎團,將會有人命喪尼羅河……林若平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了埃及之旅。在旅途中,他結識了美麗的女孩湯影璇,可是一系列看似不可能的神秘失竊事件也陸續發生了,林若平能在限期內解決斯芬克斯布下的謎局,並阻止斯芬克斯預言的命案嗎?

 

《尼羅河魅影之謎》是林斯諺的長篇推理處女作。在這部作品裏,作者的筆觸尚顯生澀,人物刻畫也有失平板、僵硬之嫌,但整條主線十分清晰,佈局巧妙,最後的解答一波三折,絲絲入扣,是一部十分規範的本格解謎作品。

林斯諺對於日常之謎的嘗試並沒有止步於《尼羅河魅影之謎》,他在短篇小說創作中也嘗試著日常之謎,比如《戀愛密碼》、《看不見的密室》、《鋼琴裏的愛情》、《聖誕夜奇蹟》等等。這些作品的主題或圍繞愛情或圍繞親情或圍繞友情,一掃尋常推理小說血腥、壓抑、恐怖的氛圍,給讀者帶來輕鬆、溫馨的感覺。

例如《聖誕夜奇蹟》一文:

某人找到偵探林若平,請他調查自己年幼時的一樁怪事。原來此人年幼時曾和人打賭世上是否真的存在聖誕老人,聖誕夜當晚眾人在一間密閉房間的門外席地而眠,根本沒人可以靠近這個房間,可是房間裏依舊出現了許多聖誕禮物,小孩們還在半空中看見了聖誕老人駕著馴鹿雪橇的影子……世界上難道真的存在具有魔力的聖誕老人嗎……

整個故事從謎團到解答,和犯罪八竿子也打不上,可是故事本身立意獨特,並巧妙地將“奇蹟犯罪”(miracle crime)融入日常之謎中,實在讓人眼前一亮。林斯諺在《歲月·推理》2008年第六期的訪談中說:

“為了強調(聖誕夜奇蹟)奇蹟的不可思議,我加進了一個密室謎團。不可能犯罪(impossible crime)在國外推理評論家的術語中有另一個稱呼,叫做‘奇蹟犯罪’,也就是說,這篇小說篇名中的‘奇蹟’其實是一語雙關,除了原本耶誕節的宗教意涵外,還指涉本作謎題挑戰的方向,也就是不可能犯罪。其實我並沒有特別將風格轉向無犯罪推理,《尼羅河魅影之謎》會挑戰無謀殺案的題材是當初的心血來潮,而在短篇的話,有兩個原因。第一,我認為短篇小說無犯罪或無謀殺的可行性比長篇來得大,再加上短篇的篇幅要挑戰謀殺案其實是相當困難的,因為沒有篇幅可以包裝詭計或發展故事,這使得原創性在短篇就顯得相當重要。要解決這種困境,轉換寫作方向是個不錯的選擇,因為有很多靈感、題材其實和犯罪無關,用來寫長篇太單薄,可以發揮在短篇上。第二,這篇小說其實是在我預定的一本短篇集中的一篇,這本短篇集收錄的作品風格都跟《聖誕夜奇蹟》一樣,無犯罪、走感人路線。這本書我有很多設計與想法,不過因為目前只完成一篇,關於這本集子的構想我就不在此處透露太多了。

由此可見,林斯諺對於日常之謎的嘗試還會繼續,《尼羅河魅影之謎》只是他的一個開始而已。這種嘗試對於摸索中的華文推理來說,是一種十分可貴的經驗。究竟林斯諺能在日常之謎這條道路上走多遠,我們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織夢行雲

neoelle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